張革:永安解放和建設的參與者
2019-09-02 08:31:46 李廉德來源: 永安市融媒體中心  責任編輯:   

張革原名張志梅,1925年出生于連城縣塘前鄉一個紙商家庭。童年在家鄉讀私塾,少年在連城讀小學,17歲在省立長汀中學初中畢業,20歲在省立永安中學高中畢業,考進上海國立同濟大學法學院攻讀法律。1949年5月上海解放,6月在學校參加南下隨軍服務團,進軍福建。這年冬,在福州奉命帶領第七分區工作隊到當時正待解放的大田游擊區做政工。1950年初,配合解放軍參與解放永安。先后在永安、龍巖專署、永安縣西洋鐵廠、永安縣建筑社、永安縣建筑公司、永安縣建設局、永安市水泥廠和市經委等單位工作。1985年,按行政16級正處待遇離休。

張革在校讀書期間,學習勤奮,成績名列班級前茅。他的青少年是在抗日戰爭烽火歲月中成長的。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欺凌,激勵他堅定的“讀書救國”愛國熱情。1945年高三年段,抗日戰爭到了民族生死存亡關頭。福州、南平已被日寇侵占,他跟同學一道,堅決響應政府“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號召,投筆從戎,參軍抗日(后因突患重病未能入伍,休學一年在家治病)。這年秋,日寇投降。翌年初,返永中高三復學,同年夏高中畢業,考入上海同濟大學法學院深造。

其時,同濟是上海聞名的進步大學。在共產黨地下組織領導下,張革積極參加學生會組織的合唱團、墻報社、文藝演出,參加“反饑餓”、“反內戰”的示威大游行等各項進步活動。他是進步學生組織“自由風”社團的組織者、領導人,被選為法學院學生會福利股股長,成為該校進步力量的積極分子。在國民黨政權腐敗、無能的現實教育和校內進步思想的熏陶下,他逐漸認識到只有共產黨才能拯救中國,才能領導全國人民走向國強民富的康莊大道。

1949年5月上海解放。6月,張革響應毛主席“打到南方去,解放全中國”的偉大號召,不顧學習專業半途而廢,決心放棄囯立大學公費生待遇,放棄上海大城市生活工作前景,誓言“要在革命的紅旗上流幾滴自已的鮮血!”再一次投筆從戎,參加革命,義無返顧地隨軍南下。到達福州后,先分配在福建省團委,隨后調到福建第七分區(即等待解放的永安地區)工作隊擔任副隊長,帶隊深入大田縣閩浙贛游擊區做政工。1950年初,配合解放軍參與解放永安城和永安地區,為永安地區的和平解放做了大量工作,發揮重要的作用。

1995年,中共永安市委黨史研究室組織編輯《永安解放》一書,由市委書記李軒源撰《序》,市委黨史研究室寫《綜述》,共收入43篇文章,其中有左豐美(永安地委副書記)和林志群(永安專員公署專員)的回憶文章。左豐美在《永安的解放及舊政權的接管》中說:“到永安地區去的人員是我派人到學校里去找的,有一二十人……男的記得有鄧家煥、張革等。我當時負責組織工作,這些人都是我派去的。他們的具體工作則由林志群統一安排,因為林曾在永安一帶打過游擊,對地方較熟悉。”林志群在《永安地區的歷史簡況與解放永安的回憶》中說:“大田9月5日解放后,接著我派去由張革任組長的七分區工作組。工作組又分別派員到永安、明溪和清流等縣開展策反和發動群眾等工作。”張革有《到大田游擊區去》和《解放永安城的回憶》兩篇文章入編,這兩篇回憶文章詳細記述他根據左豐美和林志群的安排和指示,到大田游擊區建團和參加解放永安的經歷。永安市委黨史研究室的《綜述》中寫道:“中共福建省委決定先派遣七分區工作隊(也稱白區工作隊)到永安地區做策反工作,工作隊的目標是和平解放永安。在福州負責組建永安地區干部班子的左豐美和林志群等同志,早在七八月份就從福州大專院校學生中(籍貫在永安地區)挑選10人組成七分隊工作隊。11月初,七分隊工作隊到達大田,與均溪游擊大隊會合,均溪游擊大隊政工室全體人員連同警衛班十來人也并入七分隊工作隊,由原政工室主任蔣文一擔任隊長,張革任副隊長。”“鄧家煥將情報送給在大田的七分區工作隊副隊長張革,張向省委匯報。上級指示:要作兩手準備,即繼續爭取和平解放永安,同時準備武力解放永安。”“七分區工作隊張革等人向八十七師領導詳細匯報盤踞在永安的敵情后,師部決定以少量精干兵力奔襲永安城。”“1月27日,人民解放軍二十九軍八十七師偵察連和二六一團一營的一部共300余人,在師偵察科長卓風鳴的率領下,在張革帶領的七分區工作隊和部分警衛班人員的密切配合下,從大田出發,當天行軍100多里到桃源宿營。28日凌晨又從桃源出發,上午10時到達永安西洋。”“23時左右,各路戰斗相繼結束,解放軍控制全城。通知三路負責人集中到縣政府辦公廳匯報,桂口電廠開機送電,不多時,全城燈火明亮。”“從此,永安人民進入一個嶄新的時代。”

永安地區解放,永安專署成立,張革分配做司法、民政工作。歷經司法改革、肅反審干、下放農村等知識分子改造運動。由于“左”傾路線的影響,他屢次遭受不公正待遇。但不管處境如何,他都無條件服從組織安排,積極完成交給的任務。1958年全民大煉鋼鐵期間,他調西洋鐵廠負責生產和基建。他邊干邊學,自已設計﹝經領導審核批準)部份廠房、帶熱風爐成套煉鐵高爐、跨度16米的會場等項目并組織施工,成為該廠的骨干之一。

1963年西洋鐵廠下馬,張革調永安縣建筑社當領導。他上任后,一方面大刀闊斧整頓財經紀律,打擊貪污犯罪;一方面扎扎實實抓基礎建設,提高工效,降低成本,很快抓出成果。兩三年間,該社從幾十人發展至200多人。在“文革”中,他受到沖擊,下放工地、農場勞動。他吃苦耐勞,忍辱負重,為人民服務的革命初心始終未改。幾年間,他和農場職工一道,在抓好農業生產的基礎上,擴建職工生活設施,發展畜牧業,建好水輪泵動力站,發電照明,解決糧食、飼料、木材加工等困難。晚上,還給來場學習勞動的職工子弟上文化課,為他們批改作業。他既是大家監督勞動的“走資派”,又是農場的負責人和青年工人的老師。

1976年打倒“四人幫”后,張革及時得到平反,組織上派他到紅江水泥廠(后改為永安市水泥廠)任廠長。他趁改革開放春風,雷厲風行地狠抓生產線上薄弱環節,進行技術改造,擴大再生產。經過連續3期技改,該廠由原年產萬把噸水泥,增至年產20萬噸。短短幾年,把一個十分簡陋、半手工勞動的小廠,改造成為自動化流水線的中型水泥生產企業。全廠面貌煥然一新,不但扭虧為盈,而且上交利潤逐年增加,產品供不應求,成為永安市現代化骨干企業之一。

張革就像一粒頑強的種子,不管撒在沙漠或土壤里,都能生根發芽,開花結果。

張革亷潔奉公,嚴于律已。他對工作從嚴要求,但對職工福利卻十分關心,在水泥廠先后興建4幢100多套帶有廚房衛生間的職工宿舍,解決職工住宿問題,調動職工積極性。而他自已卻始終住在路邊一間小平房里,數年如一日,把廠分給他的新住房讓給青年工人結婚做新房。他平時和工人一同在食堂排隊、共桌吃飯,有說有笑,融為一體。

1981年,他加入中國共產黨,實現多年愿望。轉正后,兼任廠黨支部副書記。1984年,他被評為三明市勞動模范。1985年,榮獲三明市優秀共產黨員稱號。組織照顧他身體,調永安市經委做調研、文字工作。這年秋,他辦理離休手續。

離休后,張革奉獻余熱,發揮所學法律專業特長,先后受聘三明大學、永安黨校、永安老年大學等學校教授《法學概論》課程,并在永安律師事務所從事特邀律師等工作,為實現法治社會、法律公正而傾心盡力。

1995年,張革年逾古稀,辭去所有社會工作,陪老伴到外地治病。他關注社會救助和貧困子女受教育問題,積極從事公益慈善事業,傾力捐資助困。他把自已名下的一棟離休養老樓房跟子女商議后岀賣,將售房款連同多年積蓄共100多萬元陸續捐獻社會,先后捐給永安一中20萬元、清流一中50萬元、連城張氏聯誼會10萬元,為塘前鄉教育促進會捐10萬元。他還為家鄉發展基礎教育慷慨解囊,如為塘前中學買20臺電腦建立電腦室,資助塘前幼兒園興建新校舍;熱心家鄉建橋、鋪路、救災、修譜等公益事業,一次再次捐獻資助。特別是他為家鄉第二次編修張氏族譜,不顧93歲高齡,連讀十多天,廢寢忘食,編輯、審稿、作序、付印,精裝600多本,贈送全族每戶宗親。他每次捐助不論多少,從不署自己名字,而是以故世夫人黃河(原名黃千秀)的名義建立的《千秀助學基金》捐出,以幫助貧困女生上學為主,實現老伴生前希望能幫助家境困難的女孩接受教育的遺愿。塘前家鄉的捐助都以家族名義捐出。

張革待人很重感情。1998年,永安一中建校60周年校慶,他積極聯系邀請海內外抗戰期間在吉山永安中學的老同學50多人(包括廈大校長田紹武等),回校參加慶祝活動,并由他岀資組織接待。他懷念“文革”時在建筑社農場一起勞動的小青年,邀請他們聚會。他每年都有一兩次到福州與老戰友、老同學相聚,也常邀請外地一起南下的親密老戰友來永安家中團聚,或到上坪木屋區小聚幾天,戰友情誼,其樂融融。

他對紅江水泥廠職工關懷備至。2014年老年節,他把全廠老職工110多人,由他個人出資邀請到霞鶴村旅游景點游覽觀光,歡聚一堂,舉辦宴席,共慶老年節。他因臨時身體不適,住院掛瓶,無法親自參加,特委托該廠原黨支部書記鄭慶森代他主持招待,祝賀大家老年節快樂安康。

今年張老95歲,身體尚健,聽力、視力都好。子女都很孝敬,以往每年陪同他到國內外旅游觀光。近年年紀大了,子女經常帶著孫輩回來看望團聚。他在居家頤養天年的同時,每天仍通過電視電腦上網、手機微信跟外界保持聯系,關心國家大事。他的思想始終跟新時代同行,與新知識相伴。他看到祖國、永安、家鄉70年來,日新月異的發展變化,倍感欣慰。他殷切期望青年肩負起新時代賦予的使命,為實現中國夢做出自已應有的貢獻。  


圖片精選

11111
手机麻将上下分版